19
七月2024
个人化学习计划的初步结果

尽管美国联邦政府通过中小学紧急救济基金(ESSER)投入大量资金,但教育部门仍在努力应对疫情导致的学习损失带来的挑战。高剂量辅导一直是加速学业迎头赶上的主要策略。由芝加哥大学教育实验室领导的个人化学习计划(Personalized Learning Initiativ, PLI)与MDRC以及多伦多大学和史丹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合作,重点关注是否可以及如何扩展高剂量辅导使更多学生受益。他们的初步报告发现,在上学期间进行辅导比课后辅导或虚拟辅导更有效,并强调了结构化、一致性方法的重要性。

该计划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公立学校(CPS)、佐治亚州富尔顿县学校、新墨西哥州公共教育部、以及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中型城市学区合作。新墨西哥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合作伙伴分别专注于校外辅导、在家庭虚拟辅导和课后辅导,都因学生参与度低而难以进行严谨的评估。相比之下,CPS和富尔顿县学校运用其ESSER资金在上学期间进行辅导,参与度更高,并且能够在 2022-2023 学年参加随机对照试验。

在各地点,超过2,000K-11学生被随机分配到数学或阅读的高剂量辅导组或如常上课的对照组。在富尔顿县,大多数学校从1月份开始辅导,高剂量辅导组中82%的学生至少参加了一次辅导。同样值得注意的是,35%被分配到「如常上课」组的人也至少接受过一次辅导课程。干预组所有指定学生的平均剂量为9.0次,而对照组为3.48次。在芝加哥,干预组的平均剂量为18.40次,所有分配的学生,其中67%的学生至少参加了一次。对照组的交叉率为18%,平均剂量为4.61次。在参与者和参与地点中,干预意向影响为+0.04,接受干预影响的效应值为+0.14。尽管在保持数据质量和实施一致性方面存在挑战,但富尔顿县和芝加哥的综合结果表明总体上产生了正面影响,特别是在数学方面,接受干预 (TOT)的影响为0.27 SD

从个人化学习计划的第一年中所得的经验是,高剂量辅导可以产生有意义的学习效益,前提是它是结构化的和良好的支持。似乎最有效的策略包括较小的学生与导师比例、结构化的课程以及在上学期间使用训练有素的导师。

文献来源:Personalized Learning Initiative Research Team. (2024). Realizing the Promise of High Dosage Tutoring at Scale: Preliminary Evidence for the Field. University of Chicago Education Lab. https://educationlab.uchicago.edu/wp-content/uploads/sites/3/2024/03/UChicago-Education-Lab-PLI-Technical-Report-03.2024.pdf
18
七月2024
学前班对低收入学生的长期影响

Johnson及其团队事的一项研究首次探讨了在低社会经济地位(SES)背景的学生中,幼儿园前一年对公共或Head Start学前班出席率的好处在三年级仍然很明显。

该研究涉及2021年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Tulsa)公立学区 689名来自低 SES 背景的年级学生。研究人员使用倾向分数加权来配对儿童的基线特征,从而可以比较在幼儿园前一年(2017-18 年)曾经参加公立学前班、Head Start学前班、或没有学前班的学生的三年级成绩数据。使用Woodcock-Johnson的读写技能和数学测试的结果表明,曾就读学前班旳学业成绩较优,其中在幼儿园阶段观察到的差异最为明显。然而,这些优势在三年级时减弱了,除了Head Start学前班学生的数字技能程度却在三年级时进一步提高。总的来说,公立学校和Head Start的学前班课程都使低收入背景的学生于三年级仍然获益,尽管与未参与学前班学生相比,这些得益在大部分领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

文献来源:Johnson, A. D., Partika, A., Martin, A., Lyons, I., Castle, S., & Phillips, D. A. (2024). Public preschool predicts stronger third-grade academic skills. AERA Open, 10, 23328584231223477. https://doi.org/10.1177/23328584231223477
17
七月2024
手机依赖对初中生社交焦虑发展的影响:身体羞耻的纵向中介作用

在信息化时代,智能手机作为现代科技的终端和主要载体,其定制化和功能集合性的特征在提供人们便利的同时,也潜藏着手机依赖等诸多风险。长期沉溺于手机可能干扰初中阶段个体现实社会支持的获得,从而引起焦虑等消极情绪的增多。在这样的背景下,一项发表于《心理科学》的研究采用问卷法对 339 名初中生进行为期 1 年的 3 次追踪,旨在考察初中生手机依赖、身体羞耻和社交焦虑的发展趋势,并检验身体羞耻在手机依赖和社交焦虑中的纵向中介作用机制。

该项研究认为:

身体羞耻是一种与身体外形相关的羞耻体验,是当个体意识到自身外形不符合社会文化定义的理想美标准时产生的一种消极情绪。长期暴露于媒体形象中的青少年,其审美取向将与媒体导向发生趋同,并频繁地与单一、苛刻的美感评判标准进行比照,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削减了个体的身体满意度,加深了其对身体的羞耻体验,可能唤起痛苦、抑郁、社交焦虑等消极情绪。

研究结果表明:

1)初中生手机依赖、身体羞耻和社交焦虑均呈稳步上升趋势,且社交焦虑的起始水平和发展速率呈显著负相关。社交焦虑起始水平越高的初中生在 3 次测量期间社交焦虑增长幅度越小。

2)手机依赖的起始水平和发展速率可分别直接预测社交焦虑的起始水平和发展速率。手机依赖起始水平越高的初中生社交焦虑起始水平也越高;手机依赖发展速度越快,其社交焦虑在后续发展中的速度也越快。

3)个体手机依赖能间接影响社交焦虑的发展,而身体羞耻的起始水平和发展速率在手机依赖对社交焦虑发展的影响机制中起完全纵向中介作用。

对此,该项研究提出:

媒体是个体身体意象失调的主要源头,社会文化所提倡的趋势风尚以手机这一工具得到大肆宣扬。外表特征的显现和文化风潮的冲击可能引发个体对身体更高的关注,更容易滋生自己外在形象不如他人的挫败感,进而赋予身体更多的负性评价,加速身体羞耻的发展。应引导初中生科学合理地使用手机,理性辨析外貌至上的文化思潮。同时也应向其传递健康美学理念,端正身体审美观和价值观,减少对自身不合理的羞耻感,进而改善人际交往方面的困扰。

文献来源:曾奕欣,张斌,熊思成,龙专,张安琪,曾成伟,刘家僖,杨莹.手机依赖对初中生社交焦虑发展的影响:身体羞耻的纵向中介作用[J].心理科学,2024,47(02):316-324.DOI:10.16719/j.cnki.1671-6981.20240208.
16
七月2024
师生关系与小学生攻击行为的关系:自尊和亲子亲合的作用

小学阶段作为学生立德树人的起步阶段,应当引导学生塑造良好的品格和正确的行为,减少攻击行为的发生。为探讨师生关系与小学生攻击行为之间的关系,同时考察自尊和亲子亲合在其中的作用机制,本研究对五千多名小学生进行问卷调查,有利于揭示师生关系与小学生攻击行为间的关系,为小学生攻击行为的预防和干预提供针对性的建议。

研究结果表明:

第一,良好的师生关系会抑制小学生的攻击行为。

第二,师生关系越好,小学生的自尊水平越高,会抑制小学生的攻击行为。

第三,较高的亲子亲合能增强师生关系,会抑制小学生的攻击行为。

第四,亲子亲合力强和师生关系好,能提升自尊和降低攻击行为。

基于此,作者给出的建议:

第一,教师要多关注和支持学生,和学生建立和保持良好的师生关系。

第二,要积极提升小学生的自尊水平。

第三,注意亲子关系的保护作用,提高亲子关系质量。

第四,发挥学校和家庭的联合效应,促进儿童的健康成长。

文献来源:余宾,郭成,缪华灵,等.师生关系与小学生攻击行为的关系:自尊和亲子亲合的作用[J/OL].心理发展与教育,2025,(01):99-108+11[2024-05-06].https://doi.org/10.16187/j.cnki.issn1001-4918.2025.01.11.
15
七月2024
如何防治城市小学流动儿童的校园欺凌?——基于流动儿童和本地儿童遭受校园欺凌的影响因素差异分析

  近年来校园欺凌事件频发且呈现低龄化倾向,精准防治城市小学流动儿童的校园欺凌具有重要现实意义。一篇发表于《教育与经济》的研究基于江苏省大规模监测数据,讨论了城市小学流动儿童和本地儿童遭受校园欺凌的影响因素及其异质性,以重点厘清城市小学流动儿童校园欺凌的防治策略。

  研究结果发现:

      1.相较于本地儿童,城市小学流动儿童遭受各类校园欺凌的平均频次显著更大,尤其是言语欺凌和关系欺凌。可能的原因有:第一,相较于身体欺凌,言语欺凌和关系欺凌由于难以识别或情节较轻,未对身体造成直接伤害,可能未引起学生及其父母、教师的充分重视。第二,与本地儿童相比,流动儿童父母更多来自农村,受教育水平有限或大多忙于生计,一方面,他们对子女的关心不够,可能未及时发现子女正遭受言语或关系欺凌;另一方面,流动儿童父母对待欺凌的态度很可能也影响其子女遭受言语或关系欺凌的概率。第三,教师可能不公平地对待不同阶层的学生及其家长,与弱势阶层学生及其父母的互动不够亲密和主动,弱势阶层的父母在与教师交往时也往往缺乏自信,甚至逃避与教师见面。研究建议:一方面,学校应尽快建立流动儿童关爱档案,尽量减少对流动儿童和本地儿童的身份区隔,避免引发流动儿童的负面心理情绪和潜在的欺凌风险。另一方面,班主任要做出班级接纳的思想引导,提醒班级学生不要对流动儿童“贴标签”。

      2.师生关系和亲子关系对城市小学流动儿童和本地儿童遭受各类校园欺凌均具有显著的负向影响。相较于本地儿童,师生关系对城市小学流动儿童遭受言语欺凌和关系欺凌的负向影响更大,亲子关系对城市小学流动儿童遭受关系欺凌的负向影响也更大。研究建议:一方面,城市小学教师尤其班主任要更加关注流动儿童,与其建立亲密和谐的师生关系。教师尤其班主任要成为班级规则的制定者,要成为不同学生群体关系的调停人,更是流动儿童融入集体出现困难甚至遭受欺凌时的鼓励者和治愈者。另一方面,流动儿童家长也要努力营造和谐的家庭氛围,构建亲密的亲子关系,减少流动儿童遭受各类校园欺凌尤其言语和关系欺凌的风险。同时,学校和家庭要进一步加强反校园欺凌合作,形成家校合力。

文献来源:李佳哲,生沁霖,姚继军.如何防治城市小学流动儿童的校园欺凌?——基于流动儿童和本地儿童遭受校园欺凌的影响因素差异分析[J].教育与经济,2024,40(01):30-39.